TikTok是互联网上最好的地方 但我们不得不说不

在搁置了几个月之后,TikTok上个月在香港的单身派对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它有点像《宿醉》(Hangover),但减去了毒品、脱衣舞娘和迈克•泰森(Mike Tyson)的《老虎》(tiger),代之以一款针对16岁青少年的中国视频应用。

现在我上瘾了。一个由来自世界各地的数百万个愚蠢的视频组成的feed,由人工智能按照我的口味进行策划。我从来就没有机会。最近最受欢迎的有:剪指甲的狗,比赛中途肚子掉入泥池的少年,用微波炉加热爆米花的大学生演讲被打断。

TikTok从其他社交媒体中脱颖而出的一个关键方面是:你在使用它之后会感觉很好。扩大Facebook的好友数量会导致人们分享的更少,让这个平台感觉枯燥乏味。研究表明,Instagram作为他人虚拟生活的集锦,对自尊有害。Twitter被设计成一个开放对话的平台,但它将人、争论和想法简化成280个字符的漫画。

你还记得最后一次使用这些应用程序感到满足的时候吗?我不喜欢。我不仅记得上一次我在TikTok之后感到满足的时候(昨天),TikTok还拉近了我与朋友和同事的距离。我们分享视频和欢笑。我们团结在一起,这是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失败的地方。

但TikTok必须离开。

我对这个应用程序的问题并不是它一定会浪费我太多的时间。尽管TikTok的特点是使用起来很有趣,但它的母公司在一个关键方面与许多硅谷巨头一样:不可信。

注意TikTok这款应用让我们有必要关注TikTok公司。这不是一个美丽的景象。

这款应用的所有者是中国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该公司目前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作为一家在中国具有重要地位的公司,意味着要以某种身份与执政的共产党合作。在过去,科技平台不仅要删除任何有关**或西藏独立的内容,还要删除像维尼熊和小猪佩奇这样的“颠覆性”形象。

美国国际安全官员克里斯多夫•阿什利•福特(Christopher Ashley Ford)在9月份的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官员们决定寻求帮助,华为、腾讯、中兴、阿里巴巴和百度等公司没有实际能力对中国共产党说‘不’。”

与华为一样,TikTok否认了这一指控。去年11月,《纽约时报》曾问TikTok的老板Alex Zhu,如果习近平主席亲自要求他删除视频或分享用户数据,他会怎么做。“我会拒绝他,”朱宣布。

所以当TikTok取下一个美国青少年的头像来宣传中国对维吾尔穆斯林灾难性的人权侵犯时,人们就有点怀疑了。TikTok表示,这名17岁少年的账户之所以被关闭,不是因为那个视频,而是因为TikTok展示了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的照片。

这肯定是一个令人惊讶的说法,但似乎是可信的。不幸的是,对于TikTok,以及像我这样只是想要爱TikTok的人来说,这款应用已经有了一连串的坏消息。

TikTok的老板Alex Zhu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他将拒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数据或内容审核的个人要求。

一项在加州提起的集体诉讼称,该应用程序非法、秘密收集个人身份数据并将其发送到中国。来自德国的一份报告发现,TikTok在人们的feed中隐藏LGBTQ和残疾人用户发布的视频,TikTok称这是一项临时的反欺凌措施。澳大利亚国防部支持的一个智库称字节跳动是“审查和监视的载体”,并补充说它“与中国各地的公共安全局合作”。

就TikTok而言,它说自己没有在中国运营——中国有一款名为抖音的应用,本质上是TikTok的另一个名字和更严格的、针对中国的内容指南——而且它在中国没有数据中心。“TikTok不会删除与中国相关的敏感内容,”一位发言人表示。“中国政府从未要求我们删除任何内容,如果要求我们删除,我们也不会这么做。期。”

TikTok是一个充满了急需的无需动脑的欢乐的平台,也是著名的banger Ol' Town Road的跳板。但是,当你把它与收集用户数据、审查中国共产党不喜欢的内容、以及其母公司涉嫌积极协助侵犯人权的指控放在一起比较时,你会发现,这几乎是不值得的。

一个思考练习:如果你能回到过去,阻止你自己和你周围的人下载Facebook,你会吗?

2019年,Facebook将不可避免。不满的用户抱怨,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如何删除它,而目前的隐私灾难似乎对公司没有什么损害。公平监管Facebook将是一个棘手的平衡举措,美国立法者不愿尝试。

2008年,当Facebook取代Myspace成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网站时,没人能预料到这一点。相反,TikTok只有3岁,但危险信号已经出现了。

很难说它庞大的用户群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根据过去与社交媒体巨头打交道的经验,再加上在中国做生意的性质,我们可以猜测它可能不好。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并没有懈怠,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已经在调查TikTok和字节跳动的国家安全风险。

但政府行动缓慢,科技公司行动迅速。与Facebook不同,TikTok还没有大到不能倒。但这确实让人感觉我们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现在就支持它,可能会造成问题,或者为了安全起见放弃TikTok。

合理的选择是明确的:说到TikTok,就说不。但在做出合理的选择时,我们都很糟糕。如果我们不是,香烟就不会存在。

即使作为一名了解其问题的科技记者,我也不想放弃TikTok。我猜,这款应用的主要用户群是数以亿计的青少年,他们大多不知道或不关心字节跳动上升的影响,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不那么热衷于卸载。

是时候承认了。我们都有一个TikTok问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