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业成绩是大学生最主要压力来源

象牙塔般的大学校园,是莘莘学子期盼已久的人生目标启航之地。但偶有发生的自杀案、斗殴案、借贷案,让大学校园不再宁静、纯粹。大学生正处在人生成长的“拔节孕穗期”,有些人却因人际关系、学业等引发心理问题,最终演变成不可挽回的悲剧。

当今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不同阶段的大学生有哪些心理困惑?山西本地高校采取哪些措施进行心理干预和帮扶?日前,山西晚报记者走近大学生,走进本省高校,探析心理健康教育工作的现状及进展。

A 调查报告

学业成绩是大学生最主要压力来源

大学阶段被称为学生的“心理断奶期”,几乎每个学生都面临着环境适应、情感困惑、学业就业压力等挑战。刚刚迈入2020年,几家媒体便共同发布了《2020中国大学生健康调查报告》。根据《报告》,64%的大学生认为健康要从年轻时做起,并开始有意识地主动维持身体健康,会关注健康信息,主动寻找解决健康困扰的手段。

在对待健康的态度上,大学生不仅重视身体健康,也没有忽视心理健康。相比于身体健康评分7.1分,他们给自己的心理健康评分更高,近三分之一的大学生认为自己心理健康状态非常好,评分高于9分。不过,随着年级的升高,大学生对自己的健康评价逐渐降低。根据《报告》,大一到大三,年级越高,受健康困扰比例越高。大四学生中,情绪困扰占比最高达47%;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中有一半人睡眠不足。

《报告》显示,大学生心理困扰来自学业压力、人际关系、性格、就业规划、恋爱、家庭关系等方面。其中,学业成绩是最主要压力来源,人际关系和性格带来的压力紧随其后。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91%的大学生表示会主动采取行动,尝试通过各种方式解压。

B 大学生说

学习环境转换会带来压力 不排斥心理咨询

参照这份报告,我们进一步走近当代大学生,用聊天的方式,感知他们内心最真实的状态。

杨宇是我省某高校软件工程专业的大一学生。从紧张的高中生活迈入大学生活。最大的心理变化,莫过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杨宇表示:“高中虽然课业紧张,但是会有一个确定的目标摆在你面前,就是考大学。而升入大学,虽然也知道未来无外乎就是直接工作、考研或者出国留学……但到底应该朝着哪个方向迈进,却无从知晓。”

对比高中时家长和老师的“陪伴式”关注,大学的生活,让他多了几分无助和孤独。当然聊天中,杨宇也透露了一些来自其他方面的压力。期末考试的逼近、笼统的大学教学方式、难以与同学们打成一片……都成为这个大一新生的苦恼,不过杨宇也坦言:“谁的大一不焦虑,相信会慢慢适应,慢慢变好的。”倒是疫情期间长时间在家引起的“亲子关系冲突”,是杨宇较为发愁的一点。

谈及是否会寻求学校的心理咨询服务时,他表示也许觉得自己还没有达到需要咨询的程度,暂时没有采取行动,但也不会排斥。

而第二位交谈的大学生程鹏,则是某大学影视系的毕业生,个子高高的,长得也很帅。但几年下来他有一个很悲观的想法:“做导演需要出名,而真正出名的导演又有几个呢。一路走来实在太累了,要协调各方面的关系,这种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对比大一新生,即将步入社会的程鹏的心理压力,则来源于对未来工作的不确定性。

C 学校说

高校心理咨询软硬实力完备

俗话说: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对高校心理健康教育工作来说,塑造学生的积极心理品质,提升学生的应对问题能力,是实现心理危机预防的最有力手段。

近年来,山西省各高校均对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给予了越来越多的重视。部分高校成立了心理健康教育研究中心,开设了丰富的心理健康教育选修课程,并收到较好效果。

2018年前后,山西省多所高校积极完善、升级心理健康咨询中心。太原理工大学教职工心理健康服务中心于该校学术交流中心成立。该校工会主席罗社管在成立初期表示:中心将为全校教职工提供心理健康专业服务,帮助大家正确对待和处理学习、工作、生活、人际交往、恋爱、家庭等方面的问题,开展个体咨询、团体辅导、培训等活动。

山西大学成立的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也在心理辅导专业助理员的带领下,组织各院系学生开展多种形式的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如给四年后自己的一封信、心理学书籍读书心得会、户外心理素质拓展训练等,学生通过参与活动,体会人际互动的魅力,感悟自身心灵的成长。

D 专业心理咨询老师说

“主动出击”提高学生的心理咨询意识

针对高校如何运用“软、硬”实力进行心理咨询服务,做到真正为大学生心理健康保驾护航?山西晚报记者专访了太原师范学院副教授,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山西省心理学会理事,山西省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委员会委员,太原师范学院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主任,心理咨询中心特聘咨询专家丛玉燕。

2018年,太原师范学院斥资90万元完善、升级了该校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沙盘游戏室、情绪宣泄室、脑波灯训练仪、音乐治疗仪、团体咨询室等专业心理咨询室一应俱全,并配备23名心理咨询导师团队,其中5名为校外特聘心理专家,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并于每天下午进行轮流值班,接受学生们的咨询。

谈到学生的咨询率如何,丛主任表示:“上一个学期,基本每天下午都会有四五个学生前来咨询。问题普遍集中于学习压力、情感问题、人际关系、就业问题等。”

学生之所以有如此高的自觉意识,离不开学校层面的“主动出击”。丛主任介绍:“每年大一新生入学或新学期开学时,都会根据SCR-90(心理症状自评量表)进行自测,以达到全年级全覆盖。在此项自测中,焦虑、抑郁、强迫、人际关系这四项问题较为集中。”

此外,太原师范学院还设立了“四级预警机制”。从宿舍信息员、班级心理委员,再到二级院系心理健康专员、学校心理咨询中心。做到四级联动,层层传递,将学生的心理隐患发现在萌芽中。在此机制里,通过SCR-90(心理症状自评量表)发现的“问题学生”,将反馈给二级心理健康专员,进一步筛查并建档,并继续进行专业咨询帮扶。需要进行治疗时,该校还提供了治疗的绿色通道,将直接为学生对接医院。

丛主任还介绍,为切实加强疫情防控期间学生的心理疏导,有效缓解疫情可能带来的焦虑、恐慌等心理压力,2月6日,太原师范学院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为广大学生提供线上心理咨询服务。并将心理咨询工作与思政工作相结合。创设“承包制”,即一个咨询师负责一个二级院系,每天与二级院系的副书记进行联系,主动出击,积极排查每位学生的心理隐患。

针对疫情期间,学生在家、在线学习的特殊情况,该中心心理咨询老师利用“学工在线”等网络平台,开设疫情期间心情室栏目,针对疫情期间的“亲子冲突”等具体问题,亲自撰写针对性的心理调适文章。

E “良药”建议

学会自我转化不良情绪

丛玉燕主任主要从事心理学学科的教育教学工作,曾接受过精神分析疗法、正念疗法和表达性艺术治疗等专业培训,咨询专长为常规发展性咨询、大中小学生学习、情绪管理等。

对于大学生如何进行心理问题的调节,丛主任给予了专业的建议。她表示:“除了学校层面提供的心理咨询服务外,大学生精力旺盛,情感丰富,情绪波动大,常常产生一些不良情绪,如果不良情绪所产生的能量难以释放出,就会影响个体身心健康。因此,要学会情感调节,使不良情感得到转化,即将不良情绪带来的能量引向比较符合社会规范的方向,转化为具有社会价值的积极行动。如把大学生充沛的精力与丰富的情感引导上升为自我教育的动力,多组织大型集体活动,以此调节他们的情感。”

与此同时,转移注意力在心理保健中是必不可少的,当你心绪不佳,有烦恼时,可以外出参加一些娱乐活动,换换环境,换个想法,因为新异刺激可以忘却不良的情绪。如果你能有意识地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对于调节情绪有特殊的意义。例如,考完一门课,就不要再想它考得如何不好、有什么问题,而应尽快将自己的注意转移,调节心理状态,以充沛的精力迎接下一门课考试,否则哪一门课都考不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